教育時訊>>正文
“干部吃點苦,換來百姓生活甜” ——畢節市教育局派駐威寧自治縣海拉鎮干部扶貧故事
2020年11月04日 11:47
來源: 貴州民族報  作者:畢潔
更多
  

        深秋將大地渲染成一幅色彩斑斕的畫。枝頭圓潤飽滿的果實、田間地里金黃的莊稼……農民在扳指盤算著自家的收入。而下派的駐村干部,也迎來了他們的“期終大考”,脫貧攻堅已到交卷收官之際,作為“批卷人”的廣大人民群眾,他們滿不滿意?

    “危房改造款、養牛款、學生資助金、安全飲水工程……凡是國家政策給的,我家都得了。現在生活也算過得去了,丁書記還是不放心,隔三岔五往家里跑,就怕我們生活過不好。” 威寧彝族回族苗族自治縣海拉鎮黑多村貧困戶浦紹云說。
      浦紹云口中的丁書記,正是今年6月畢節市教育局派駐海拉鎮黑多村的第一書記丁正林。
      脫貧攻堅只剩下半年,時間短,任務重,一個毫無基層經驗的“新手”能帶領一個村做些什么?做到什么程度?這是藏在丁正林和黑多村干部群眾心中的同一個疑問。
      以我所長,全力以赴。懷揣著一腔熱血,丁正林一頭扎進了深度貧困村黑多村的大山里。白天熟悉工作業務了解“大局”,晚上走訪群眾掌握“民情”,高強度補好駐村“基礎課”。在“補課”中不僅補了基礎,還梳理出了黑多村所面臨的短板弱項,其中一個較大的弱項就是——軟件資料不完善和不規范。
      通過大量地搜集整理、反復核查,丁正林和黑多村的村兩委一起熬了許多夜晚后,黑多村的軟件資料終于達到了“五統一”:客觀存在的、袋里裝的(連心袋)、墻上掛的(明示牌)、系統錄的(脫貧系統)、群眾說的五個統一。
      這讓黑多村黨支部書記王加應松了一口氣:“村上一直沒有會計算機的人,在軟件資料這一塊上一直有心無力,這下好了,終于不拖后腿了。”
      為了補齊黑多村住房、安全飲水等基礎短板,丁正林還向單位申請了幫扶資金15萬元,以及發展產業資金10萬元。隨著資金庫存清零,黑多村的短板也逐漸補齊了。王加應信心滿滿地說:“黑多村共有214戶貧困戶1035人,2019年之前脫貧了163戶852人,剩下的51戶通過新一輪補短板之后也達到了脫貧標準。”
      脫貧之路沒有輕松愜意,只有擔當與奮斗。同為畢節市教育局派駐海拉鎮火箭村擔任第一書記的阮友恒,在兩年多的駐村工作中認真踐行著初心使命。
      為了在火箭村發展產業,讓群眾穩定增收,阮友恒和村兩委的其他同志經過多番調研和分析,決定在全村發展450畝辣椒種植,采用“公司+農戶+合作社”的利益聯結模式,由公司提供辣椒種苗,村兩委爭取資金解決農戶的購苗費用,公司以1.5元每斤的保底價進行收購,根據收購的數量,再以每斤0.1元的標準補貼村級經濟。
      在火箭村包谷地組的辣椒基地里,辣椒種植大戶繆應學一看見阮友恒就“吐槽”:“書記啊,我虧大了!”
      脫貧在即,種植大戶卻“虧大了”!這是為什么? 
      一問才知道,繆應學家今年種了10畝辣椒,由于氣候好,收成不錯,繆應學擔心價格賣不到好價錢,于是早早地就全部以1.5元每斤的保底價全部賣給了公司。沒想到,辣椒價格一路走高,后來的農戶賣給到地里來收購的小販均價達到了每斤2.5至3元。對比之下,繆應學覺得自己還是吃了大虧。
      阮友恒笑著說:“今年吃大虧,明年還種不種?”
      繆應學連忙說:“保底價賣出也比種苞谷洋芋掙得多。當然要種,還要多種!”滿臉都是嘗到甜頭的“狡黠”。
      為了讓群眾穩定脫貧,阮友恒和火箭村兩委班子摸索出了產業發展和就業扶貧“2+2+1+N”的工作模式,引導建檔立卡貧困戶用足用好1.2萬元產業扶持資金,戶均養殖2頭能繁母牛;引導農戶每戶至少種植2畝以上的黨參、魔芋等經濟作物,每戶至少種植1畝以上的蔬菜,遇到勞動力較多的家庭每戶再動員至少1名勞動力外出務工,通過就業增加收入。
      這份為火箭村村民貼身定制的“產業發展計劃”,不僅讓火箭村農業產業結構更加合理,農戶增收渠道更加多樣化,群眾收入也更加有保障。
      阮友恒駐村兩年多來,火箭村群眾的獲得感和滿意度不斷提高。阮友恒也得到了群眾和組織的肯定,今年7月,阮友恒在貴州省脫貧攻堅“七一”表彰大會被評為全省脫貧攻堅優秀村第一書記。
      殊不知,在點贊和榮譽背后,丁正林和阮友恒卻“有苦不言”,為了脫貧攻堅,他們舍小家為大家,為了各自所駐村的數千名村民,數月不回家,卻在海拉鎮山高路遠的窮山村里認了“親”。
      阮友恒說:“作為一名駐村干部,幫的是責任,扶的是民心。干部吃點苦,只要能換來百姓生活甜就都值得了。”
      在脫貧攻堅的戰場上,正是有千千萬萬個像丁正林、阮友恒這樣“擅長打硬仗”“敢啃硬骨頭”的干部被選派到貧困村去,幫窮村、扶弱村,帶領干部群眾撲下身子,苦干實干,逐夢小康,才有了今天各村脫貧大變樣的新局面。

責任編輯:羅元紅
更多
延展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