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化資訊>>正文
核桃香香
2021年01月15日 10:00
來源: 民族新聞網  作者:□ 李萬軍 (彝族)
更多
  
    金黃色的大地,總是那么耀眼迷人,沉甸甸的果實給人帶來豐收的喜悅,讓人心生勤勞的底氣。
    漫山遍野瓜果飄香,碩果累累。看著雞蛋般大小,外殼黝黑黝黑、黑中略綠的核桃掛在樹上,其香味似乎已在嘴邊游蕩,讓人浮想連連。
    我的老家在烏蒙山腹地烏江上游的三岔河畔,層層疊疊的大山像大海里的巨浪,擱淺在三岔河的岸邊,成了永恒的雕塑。
    岸邊的老屋門前有棵核桃樹,雖長在門口,但不是我家的,不知怎么就成了鄰居家的。
    那個年月,有棵果樹,就很了不起,因為糧食不夠吃,在饑餓的時候果子、葉子可以當糧充饑。
    核桃還沒結果,鄰居家的孩子小陳每天都要站在樹下張望著核桃的長勢,圍著樹干左瞧右看,看果樹受傷沒有。
    小陳每次來看核桃樹,總愛敵視地盯著我們的家里,我們也會嫉妒地盯著小陳。
    如果發現小樹有傷痕,小陳一定懷疑是我們干的。他雖不說話,但從他噴火的眼神之中,我們已經感覺到了他胸中已燃起的熊熊烈焰。
    那時很小,也很頑皮,雖然食不果腹,但總有見不得別人比自己好的心理。
    早晨起來,我們都會趁人不備地悄悄把洗臉水或臟水往樹根潑,希望核桃樹長不高,或者活不成,讓鄰居家吃不成。
    有時,我們瞅著鄰居家不在,會把牛拴在核桃樹干上,讓牛折磨核桃樹,期待核桃樹盡快死去。
    這些舉動如被小陳看到了,他會怒氣沖沖跑來,和我們扭打在一起。然后把牛繩解開,用樹枝狠狠地抽打著牛兒,把牛趕跑,以解心頭之恨。
    核桃樹在你守我攻的環境中頑強成長,漸漸地到了結果年齡,密密麻麻的果實掛在樹枝上,在風中你擠來我擠去,發出悅耳的聲響。
    這個時候,小陳把核桃樹看得更緊了,安排妹妹和他一起輪流守護。
    核桃漸漸成熟了,風一吹,時不時會落一些到樹下,我們先是出其不意地跑到樹下撿被風吹落的核桃,用鐮刀劈成兩半,弟弟一半,我一半,悄悄躲在無人處吃得津津有味。
    這還不過癮,有時在晚上,我們會偷偷甩石頭去打,如果被小陳兄妹聽到了,他們會跑出來,看著我家大罵。
    為了守護好核桃,小陳兄妹挖空心思,他倆有時爬到樓上,悄悄藏在蓋的房草下,但小陳妹妹很怕老鼠,有一次被一只爬過的老鼠嚇得驚叫起來,被我們發現后才作罷。于是,他們又想出了個辦法,偷偷地在土墻上摳一個拳頭般大小的洞,不用出門,通過墻洞就能把核桃樹周圍的環境看得清清楚楚,是誰偷打核桃,都一目了然。
    之后,小陳自制了彈弓,只要一察覺有人偷打或在樹下撿核桃,他都會用彈弓彈石子來打人。我被莫名其妙的打了幾次,和弟弟就不敢輕舉妄動了。
    核桃完全成熟時,鄰居家就開始收摘核桃了,小陳父母爬到核桃樹上,把核桃一個個摘下放進隨身背著的麻袋里,小陳則在樹下來回守護著,妹妹則在樹下撿落下的核桃。
    我和弟弟站在門口,心里癢癢,十分羨慕和眼紅。
    鄰居把核桃收完后,我們偷偷跑到墻角偷看,只見鄰居把核桃倒在院壩里,用鐮刀去殼,一個個核桃滾落在旁邊,惹人眼饞。
    核桃收了,我們就把心思放在割草、放牛上了。
    一天,我們從山上趕牛回到家,讓人意外的是家里有一籃曬干了的核桃。
    母親告訴我們,那是鄰居小陳家送來的。看著一大籃核桃,我們為以往和小陳兄妹為了核桃的爭斗而感到難過,也為以前對核桃樹的種種不齒行為而感到臉紅。
    此后,我們看到小陳一家時眼神溫和多了。為了彌補對小陳兄妹的感情傷害,我們主動拿一些好吃的與小陳兄妹分享,還邀請小陳兄妹一起玩捉迷藏、用彈弓打鳥、相約上山放牛、割草等。
    后來,我們家搬了幾次,離開了老屋前的核桃樹。我考上學校后,在忙忙碌碌中逐漸淡忘了兒時偷核桃的往事。  
    有天我看到了當地一條新聞,報道老家小陳承包荒山種核桃帶動群眾脫貧的事跡,心里有種暖流在涌動。
    國慶長假,我帶著家人回了趟老家,鄉親們的熱情撲面而來。
    我打聽了小陳的“嘉藝”核桃產業有限公司(小陳叫陳嘉藝),小陳正在和工友們忙碌著,看到我,小陳有些驚訝,稍愣了會兒就熱情地招呼我們落座,忙吩咐一邊的工友拿來核桃,并逐一敲開遞給我們,輕輕嚼著家鄉核桃,香香的味道沁人心脾。
    休息片刻,小陳帶我去兒時的放牛坡、割草地,正在掛果的核桃在風中搖擺,好像在看著我笑,非常令人喜愛。
    路不再是以前難走的小道,而是一條條相互交錯用水泥筑成的產業路,小陳在核桃林中來回穿梭指我看這看那,兒時我們偷核桃時的場景一幕幕躍入眼簾,臉上飛上了一層層紅暈。
    和小陳說起兒時的頑皮,心情一下沉重起來。他說,要不是改革開放,要不是脫貧攻堅,老家發展的速度也不會這么快,鄉親們的日子也不會過得這么好。
    這時,兒時的伙伴熊輝聽說我們來了,就忙著從其他山頭趕了過來,他是小陳的助手,專門負責把核桃摘回工廠和指導加工。
    熊輝說,現在鄉親們都把土地流轉給了公司種核桃,還在基地里當了工人,月工資不下五六千元。
    我說,怪不得家家戶戶樓房那么漂亮,門口還停了小轎車。
    吃完飯離開老家,小陳硬是提了幾箱核桃塞進我的車里,說讓我好好嘗嘗老家的核桃味。
    一路上,望向車窗,老家公路兩旁綠油油的核桃不顧酷熱,在熱浪中頻頻向我們揮手,核桃香香的滋味在我的心頭揮之不去。
責任編輯:張陽
更多
延展閱讀